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非公医疗100沉睡终醒医联如何接着讲好互联网医院的故事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4-06 03:56:30

医联“闯进”银川互联网医院基地是个“意外”。去年3月,为了让自己“如火如荼”发展的互联网医院项目有个名分,15家互联网公司挤进银川签约互联网医院基地,医联也不例外。

而随后4月的那份“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像一座五指山压在了它们身上,“那时候,大家的互联网医院都没有依托实体医院进行,没有一个省市敢动一步。”医联医生平台总经理陈俊生说。在此情境下,全国的互联网医院突然停摆。

在今年四月国家卫健委正式“承认”互联网医院之前,医联已“蛰伏”了整整一年。近日,亿欧大健康再走近医联。这一次,“重见光明”的它展现出了不同于“医生社交”的另一面。

“以医生为切入点,成为医疗互联网的关键”

去年年底在医联的年会上,王仕锐用“至暗时刻”四字复盘了医联的2017年。又也许,是所有互联网医疗企业的2017年。陈俊生告诉亿欧大健康,王仕锐在医联首轮融资的PPT上写了一句话:以医生为切入点,成为医疗互联网的枢纽。“一直到今天,我们都没有改变过这个初心。”他说。

“但我们的互联网医院牌照等了一年,这也是为什么从首次签约华方中医医院到‘医联华方互联网医院’的正式落地,隔了一年半的时间。”陈俊生补充道。

互联网医院的分水岭在今年4月28日。彼时,国务院办公厅正式下发《关于增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这意味着,医联真正被允许做互联网医院了。而“被允许做互联网医院”这句话对于医联来讲,份量不轻。从医生社交服务切入的医联,在此前几年已探索出数条业务模式分支,包括出转诊的“飞刀”,服务药企的E-Marketing以及互联网医院的初期雏形等,这让医联在前三年找不着盈利头脑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大军中,还不算“混的太惨”。

医联随即用三个月左右迅速联通政府、医院和医生,在7月初将首个互联网医院在山东省落地。陈俊生告诉亿欧大健康,医联还将互联网医院在山东这个市场深耕到底。在2016年之前,医联就已就开始接触山东的医院,其平台业务已在山东省有所渗透,加上原有的医械B2B业务、全国7000家医院的资源和50万实名医生群体的沉淀,医联拥有了“连接”的本钱。

医联究竟想做什么?

医疗服务的全链条一般可分为诊前、诊中、诊后三大部分,从互联网医院的角度亦然,行业公司从某一部份切入“做文章”。而现在要去理解医联做的事,已不能从医疗服务产业链的某一个角度去挖掘。医联做的既不单是互联网医院,也不单是互联网医疗,“准确来讲,我们想要做智慧医院解决方案的服务商。”陈俊生说。

医联旨在搭建一个平台。平台的上游是医生、药械厂商、支付方(包括基本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医疗大数据,下游连接的是包括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在内的医疗机构和有医疗需求的B端。

今年3月,医联挖来了前默沙东中国副总裁、华北分公司总经理李悦任副总裁,负责公司与药械企业合作等业务;而就在三个月后,医联又与叮当快药达成合作,打通了医药和线下的配送环节。

“第一阶段我们最早是集结医生资源,在医疗服务环节,供给方医生和患者接触最紧密的。但是医生还不够,于是我们在第二阶段开始加强一层,也就是连接医院。再上升一个维度,我们要做的是攻下区域场景。”陈俊生告诉亿欧大健康。在区域场景里,医联就不是单纯建一个医院的智慧互联。需要结合从大数据、智慧健康互联网、医保控费到监管到家庭医生慢病管理的全部链条。陈俊生称,在医联打造的平台上,可能会有上百家医院,今后也会包括一些供应链服务。

“就像把医院包了,我们其实是想帮助医院去建设和托管运营,打造一个智慧互联网医院+医生开放平台的模式。”他补充道。在这个平台上,医联提供不但限于在线问诊、挂号、检验、购药、手术预约、健康内容、家庭医生的医疗服务和医生连接的渠道。

将服务延伸到做赋能平台的深层逻辑在于,医联并不想做浅层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如果只是在医院里面圈一块办公室做远程会诊之类的单体互联网医院,意义不太大;如果只把系统打包‘卖’给医疗机构,也不是医联要做的事。”陈俊生说。

医联的商业逻辑在于,其互联网医院解决方案并不作为软件直接对医疗机构和B端企业收费,而是通过医疗机构后续提供的服务收取分成,对于接入开放平台接口的B端企业也是如此。

决定“另辟蹊径”的医联,前方还有大山吗?

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医院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类似微医、好大夫在线,依托线下实体医院建立一个平台,联通医生、医院和患者,核心在于医生在平台上多点执业;另一种是为医院提供一套互联网医院的系统,该系统连接医院HIS系统后,用互联网技术从整体上对医院进行智慧升级,类似健康160、桃谷科技等。后者的参与者在此前多为IT基础较强的技术性公司,而近年来不少互联网医疗企业在探索“互联网+医院”的发展道路时也会从这种方式切入。

在互联网医院的探索上,医联决定“另辟蹊径”。独特打法包括主攻民营和针对单病种提供DTP全流程服务。

医联对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的现状分析有自己的一套逻辑。目前,我国公立医院的药占比仍然占到30%左右,那末对于医疗机构来说,在近一段时间里药品和耗材仍然是科室主要的收入来源,医生对医疗服务价值的增值认知不足,这让包括医联在内的服务商相对公立医院就处于弱势话语权的地位。加上,在公立医疗编制内相对复杂,“谈判”也相对漫长。

对于民营医院来说,需求点则和公立医院不同。“他们需要的是客流、救治量,从而提高收入,那末在对民营医院进行智慧医院的升级服务上,医联会相对好切入。”陈俊生告知亿欧大健康,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医联此前的合作医院中,民营医院已经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基础。

据了解,医联搭建的互联网医院解决方案已落地100余家医疗机构。其中民营医院为主要的场景,占比高于公立医院。

在完成“打造区域型平台”的愿景之前,医联“拿下”单体互联网医院的道路依然任重而道远,但在定位覆盖全科但从单病种切入这1战略,或许能给医联的冲刺加速。

“单一个病种从上游到下游到整个服务流程买通,这个市场已经很大。例如肝病这个病种,一旦深挖构成壁垒,其实比直接搭个平台做流量更有医学价值。”陈俊生说。在深度研究单病种的互联网医院服务上,医联更多地选择合作的方式来打造产业链的闭环,例如在2017年10月,医联与在肝病药物方面领先的生物制药公司吉祥德中国达成合作,探索针对丙肝患者为中心的整体医疗解决方案。目前,医联优先在肝病和肾病上进行试点,但总体来说,医联的服务仍然不直接to C端。

诚然,《关于增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再一次引爆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热潮,此前“沉寂已久”的互联网公司终究找到了“释放点”。而在医疗服务升级的路上,互联网医院仅仅是其中浅浅一步。在互联网医疗的疆场上,“好戏”还在不断上演。

特别策划【非公医疗100+】系列专访与选题报道

消费升级与社会办医大潮下,医美、体检、全科诊所等角色纷纭站上医疗健康行业的舞台,它们在公立医疗机构的另外一头唱响高歌。亿欧大健康频道特别策划【非公医疗100+】系列专访与选题报导,聚焦民营医院、诊所、互联网医院、第三方独立医疗机构和医生集团等细分,欢迎推荐与约聊。

如果您有适合的企业推荐,请联系亿欧大健康频道负责人郭铭梓(微信:Lelion8742390)。

编辑:郭铭梓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网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儿童白癜风需要如何治疗
青岛专治男科的医院
介绍白癜风的治疗秘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