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昆明垃圾围城之患越逼越近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8-10-28 21:49:02

昆明垃圾围城之患越逼越近

当我们把垃圾扔进垃圾箱后,便以为与垃圾再无关系。也许,我们看到垃圾的最后一眼,可能是轰隆远去的垃圾清运车。一方面无休无止地制造、丢弃,另一方面没日没夜地清扫、清运、填埋。有谁知道我们的垃圾哪去了

清运工老何的一个清晨

11月6日凌晨5时,新闻路垃圾中转站清洁工何远靖准时到达站点,利索地骑上三轮垃圾车,消失在昏黄的街灯尽头。略带寒意的清晨,传来三轮车清脆的咣当声。

每天4时半起床,5时半到小区清运垃圾,不需要任何叫醒服务,这是他两年来的工作习惯。今年昆明的冬天比往年冷了许多,没有手套防寒,何远靖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何远靖的工作是清理云南日报家属区、新闻里小区、省总工会家属区等5个小区的生活垃圾并将其送往新闻路垃圾中转站,每天3次,工作时间从凌晨5时到下午16时。相对同事清理的其他小区,这几个小区的居民多,垃圾也多。他不得不在三轮车上插入挡板以免堆成“小山”的垃圾掉下来。每车足足有500多公斤。这样边清边运,何远靖每天要清运15车垃圾。

在几个小区清理了一圈,已是上午9时,何远靖还没吃早餐。运送上午最后一趟时,他蹬车已很吃力了。为尽可能节省开支,多数时候他早餐、中餐并在一起吃。饭后,何远靖几乎没做停留,又开始他的第二圈、第三圈垃圾清运。老何辛苦一天,将五个小区的垃圾清理完毕送达新闻路垃圾中转站。

小区的垃圾不分类,有点价值的早就被几拨拾荒者翻腾过多次。

沙朗沿途垃圾乱象惊人

经过机压后,这部分垃圾坐上汽车前往沙朗街道办事处红水塘生活垃圾填埋场。

从大普吉立交桥到沙朗办事处红水塘垃圾填埋场,途经老青山、石盘寺、大麦塘等地,全长约14.5公里。虽然该路段沿线分布着正规的、非正规的大小垃圾场七八个,其中包括建筑垃圾场、工业废渣场、生活垃圾填埋场等,但公路沿途偷倒垃圾现象却十分严重。如此密集的垃圾场聚集一地,让这个原本青翠的山谷面目全非。

进入昆明至沙朗公路,空气变得刺鼻,夹杂着垃圾的恶臭扑面而来,满载建筑渣滓、生活垃圾、工业废渣的运输车不到5分钟就会驶过一辆,过往路人纷纷掩鼻而行。

居住在大普吉昆明冶金专科学校附近的张女士说,她上下班要戴两个口罩,如果不是讲求美观,真想戴个防毒面具出门。在这片居住生活的居民,已有人无奈地选择了离开,多数人选择了忍耐。昆明冶金专科学校一位夏姓同学告诉记者,这里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刺鼻的怪味让人难以忍受,“附近垃圾场、矿渣场、冶炼厂、化工厂什么都有,这可能是昆明城郊环境最糟糕的地方。”

在老青山山脚一带,每隔一段路,就会有人拦车询问:“老板,要填埋垃圾吗?”在一名年轻小伙子带领下,记者来到公路边一个貌似峡谷般的山崖边,这就是他们的填埋场。记者观察到,已经填埋的建筑垃圾,从低处的山脚堆积到了山腰,不少灌木、青松被压埋在瓦砾之下。“城中村改造,建筑垃圾越来越多,这里距离城区近,交通方便,每倒一车100元,已是附近垃圾场最便宜的了。”为招揽生意,小伙子边走边向记者推荐。

石盘寺和大麦塘的山体,原本已经被非法取石采挖得千疮百孔,不堪入目。采石场关停后,又变成了“圈地倒垃圾”的处置场。大麦塘建筑渣土处置场一名工作人员透露,只要和当地村干部关系好,租个采石留下的废弃石坑,就可以作为建筑垃圾场收取费用了。近年来,由于垃圾场生意火暴,利益催生下“圈地倒垃圾”的场所一个接一个开张了。

刚走出建筑垃圾填埋场,昆沙路旁边一座硕大“黑山包”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入口处一块牌子上写有“云南某公司抛渣场”。通往堆积如山的矿渣上,车辆来来回回倾倒渣土,忙碌的运输车过后,扬起一阵黑色尘土,顿时让人睁不开眼睛。“黑山包”的另一边覆盖了一层“绿网”,当地一位村民说:“如果不盖着点东西,刮一阵风,半边天都是黑的。”据估计,这座露天堆放的“黑山包”位于西白沙河水库上游,距离西白沙河水库、大普吉立交桥不过1000米,昆明城区近在咫尺。

垃圾场养活百余拾荒者

沙朗街道办事处红水塘垃圾填埋场是昆明东、西郊两个最大的生活垃圾处理场之一。该垃圾场占地近1000亩,预计使用年限为21年。已经使用9年的垃圾填埋场现状是个什么样子呢?

记者跟随昆明环业环卫公司工人王师傅来到红水塘垃圾填埋场。这里垃圾堆积成山,虽然经过盖土推压,仍旧掩不住恶臭灌肺。从市区满载而来的环卫车一辆接一辆倾倒垃圾,这边刚倒完,那边五六十个拾荒者一拥而上便刨寻起来。

医药生物行业投资研究报告三大部门组建深化医改医保作用增强
FC歧阜反彈夠馬力
好吃的黑糖芝麻蛋黄小饼干
美味的荞麦卷饼
花卷豆角
德媒埃尔多安借厄齐尔事件搞臭德国申办欧洲杯
自制彩色四叶草蛋糕
专车监管意见最快本月公布行业将面临重新洗牌
中电建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挂牌成立业界普遍看好是为何

相关推荐